尊敬的用户,您好!欢迎登陆艾逊!
用户名 密码

社会热点

“亚洲第一立交桥”又是超载惹的祸?
                                   “亚洲第一立交桥”又是超载惹的祸?

  陆志坚

 

  近日,记者不断接到河南省郑州市群众反映,称位于该市东北部、号称“亚洲第一立交桥”的刘江互通式立交桥设计寿命为50年,但是仅仅开通6年已成危桥,最近被迫进行了大规模桥体加固。(11月25日人民网)

  2002年6月施工,2004年10月1日通车,当时耗资3亿多元、占地面积1539亩、设计寿命50年的“亚洲第一立交桥”,可正式通车仅6年便成了“桥脆脆”。如此危桥与“亚洲之首”的美称,可说是一种极不协调的反差,甚至可说是一种讥讽。

  更值得玩味的是,面对舆论质疑,相关部门的态度十分暖昧。当时的施工方中铁二十局集团二公司原总工程师孙维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桥体裂缝是由于“车流量大”和“车辆超载”。而河南省交通厅在给媒体发来的有关情况说明中介绍,“该立交桥通车以来,车流量逐年增大,大型超载车辆较多。”显然,在相关责任方看来,“亚洲第一立交桥”如此“弱不禁风”,完全是超载惹的祸。倘若社会不发展、车流量不增加,甚至说天气“不反常”,这座标志性立交桥就可挺过50年而“巍然屹立”了。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超载,竟然成了众多“桥垮塌”、“桥脆脆”的“罪魁祸首”——江苏盐城通榆河桥坍塌、武汉黄陂一高架桥引桥严重开裂、福建武夷山风景区公馆大桥坍塌、杭州市钱江三桥辅桥部分桥面突然塌落、北京怀柔宝山寺白河桥坍塌等等,无不被标上“超载”的符号。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种说词的背后,就是推卸责任。超载,绝非影响桥坍塌的主要原因。缺失良知和责任,建造“腐败工程”、“豆腐渣工程”才是真问题。

  由此,笔者想到了茅以升先生70多年前修建的钱塘江大桥。据说当时是按照20公里的时速设计的,设计荷载铁路面轴重50吨、公路面15吨。可事实上时下在这座桥上动车可以跑到时速120公里,40吨、甚至60吨重的汽车也在桥上跑。如此严重超载,为何该桥历经70多年的风风雨雨却岿然不动?这应基于茅以升先生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社会良知,所以其设计和建造真正做到了“百年大计,质量第一”。

  面对诸如“亚洲第一立交桥”之类的“桥垮塌”、“桥脆脆”,公众期待有人为此担责。问责,绝不能被“超载”钝了锋利而致使此类危桥、危路再现。事实上,只有严厉问责,才能倒逼某些人的社会责任和良知。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漫步】

 

 
CopyRight © 2005-2011 MRO工业品-艾逊实业(中国·上海). All Rights Reserved.